山西静乐 绿水青山里的矸石山致生态环境毁坏严重


近日,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杜家村老百姓向报社反映,位于村里的数个煤矿,将大量的煤矸石倒入煤矿后面的山沟里,周围大量树木植被遭到掩埋枯死,其中还有成活多年的油松树。运输矸石的车辆全都严重超载,路面抛撒是家常便饭。由于煤矿有权有势,附近村民敢怒不敢言。记者实地调查走访发现,静乐县杜家村镇生态环境破坏严重,尤其是煤矿附近的矸石山,由于治理不规范、扬尘、超载、等问题,静乐县杜家村周遭生态问题形势严峻。
绿水青山里的矸石山污染严重
杜家村位于山西省忻州市静乐县北部,镇内煤炭资源丰富,历来是静乐县的经济重镇。大远煤业位于杜家村中部,刚刚到煤矿门口,就见一辆满载煤矸石的车从里面驶出,乌黑的煤矸石高高堆起,随着车辆摇晃不停的有细碎煤矸石从车上掉落。跟随煤矸石车辆发现,往前走不远,就拐入一条山沟内,沿着山沟向上,路上的灰尘极深,几乎能够没过鞋面。车辆驶过,荡起高高的灰尘,远远的就能看见。
进入沟内,到处是堆积这的煤矸石,有的被黄土覆盖,有的直接裸露在空气中。倾倒的煤矸石将沟内大量树木掩埋致死,其中有杨树,也有油松,其它灌木植被不计其数。不时的有矸石车满载着煤矸石倒入沟内,然后就扬长而去,荡起高高的灰尘,落向山间田野,树上庄稼上被蒙上了一层黑色,显得无精打采。记者发现,该处矸石山并没有做相关排洪设施,散乱堆放的矸石,一旦遇到雨水冲刷,将会直接冲入河道,然后进入汾河流域生态廊道。

记者随后调查发现,不论是大远煤矿,还是据此不远的天安煤矿,还是霍州煤电汾源煤矿,都存在同样的问题。未按规范治理的煤矸石山,成了当地生态破坏的最大黑手,而煤矿将矸石山治理外包的做法,也更加剧了生态破坏的速度和规模。静乐县杜家村镇周遭环境形势严峻,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在此地只是一句口号。静乐县耗费极大人力物力打造的汾河流域42公里生态廊道受到很大威胁。
建设汾河流域42公里生态廊道须先治煤矿污染
静乐县位于汾河流域上游,当地的生态建设对汾河流域的生态环境影响较大。近年来他们坚持“生态立县”的发展思路,围绕“山、水、林、田、湖”五个方面,持续推进汾河流域生态环境修复治理与保护。在汾河流域生态修复治理中,静乐县还坚持以集中连片、整流域推进的方式进行治理。逐步让汾河水量丰起来、水质好起来、景色美起来。
6月5日,省长、省总河长、汾河河长林武深入宁武、静乐、娄烦三县调研汾河治理工作。他强调,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重要讲话重要指示,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汾河治理的重要指示,认真落实省委“四为四高两同步”总体思路和要求,按照省,。委、省政府治汾决策部署,持续加大上游生态保护和综合治理力度,确保一泓清水永续南流。省领导罗清宇、王成、李晓波参加调研。
    这是省委、省政府今年全面打响汾河流域治理攻坚战以来,林武省长第三次深入一线调研指导治汾工作。他说,治理好汾河,首先要紧盯源头,构筑上游生态屏障。忻州市要牢固树立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的理念,强化上游意识、担起上游责任,严守生态保护红线,加快产业转型升级步伐,谋划实施一批绿色产业项目、生态治理项目。加快县乡污水处理设施建设,强化排污口等污染源管控,走出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新路子。

是要“绿水青山”还是要“煤矸石山”?这是摆在静乐县领导面前的一道选择题。是下定决心对污染企业说不,还是为了眼前利益得过且过?这也是静乐县相关领导必须做出的选择。静乐县全力打造的汾河流域42公里廊道、生态静乐建设,也要求静乐县相关部门必须对煤矿污染进行有效治理。安静喜乐的16万静乐人民,也需要李德喜书记和王昕县长重拳出击,治理杜家村镇周遭的煤矿污染。
我们将持续关注

相关文章